追蹤
Serena の 斯宣小品
關於部落格
~ 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
  • 27718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當職業婦女變家庭主婦,媽媽的生涯大冒險

文-陳佩雯 攝影-張緯宇

當了媽媽的職業婦女有多焦慮?當工作無法全心投入,家裡也顧不好時,在家全職帶孩子的選項開始浮出腦海。選擇做全職媽媽也可以有生涯規劃,七個建議幫助女性擺脫做全職媽媽還是職業婦女的單選題。

從事業務工作的盧培如(化名),剛把兩歲的兒子從花蓮接來台北上托兒所。當了兩年的假日媽媽,培如很想彌補過去失落的母職,鼓起勇氣和老闆說:「我的薪水可以打折,但能不能讓我四點下班,因為我必須接兒子回家煮飯。」

培如如願的四點下班,「才發現這正是墜入地獄的開始,」她說,身體不在辦公室,工作一樣找上門。當她拿著鍋鏟炒菜時,客戶打電話來談公事,在一旁覺得很無聊的兒子,也跑來廚房黏著她,「那一瞬間,我必須解決客戶的問題,當心不讓鍋裡的菜焦掉,還得小心不讓兒子燙傷。」

現代職業婦女常被焦慮灼身,一顆心分兩頭的煎熬,工作沒有突破,家裡也顧不好,讓職業婦女夜深人靜時,不斷問自己:我是不是該做個選擇,回家當個全職媽媽?

真的回家做全職媽媽,洗衣煮飯樣樣做不好,去學個編織,感覺自己的手殘障,「家庭主婦從來不是我的志願,也不是我的專長,我究竟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曾 是媒體工作者的林韻文(化名),回家當了十多年的家庭主婦,為了尋求認同感,排解全職媽媽的孤單,每天早上在早餐店和一群媽媽們談媽媽經,「明知道自己和 這些媽媽是不同羽毛的鳥,每天時間一到,腳步還是往早餐店移動。」林韻文說,在家待久了,有時不免喪志:「等孩子大了,我只能在公園做外丹功和跳土風 舞。」

兒女上國中後,林韻文還是在想:「面對孩子,我哪裡做太多?哪裡做得不夠?」有一天突然驚覺,她的腦袋裡只想著一件事:孩子,「所有的眼光和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孩子壓力很大,但不為孩子而忙,我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她 決定開始找工作,不論什麼工作,她都要做,卻是病急亂投醫。她先去住家樓下的窗簾店應徵,工作時間只有假日,平常還可以兼顧家庭,但是,老闆問她:「你會 用Excel做報表嗎?」短短一個問題,就讓林韻文充滿挫折,因為Excel是在她全職媽媽期間才流行起來的工具,長時間和職場脫節,她根本不會用。

她沮喪到不敢出席大學同學會,「因為我的人生沒有成就,總不能說這二十年來的成績就是生養了兩個孩子,」林韻文說。

其實,媽媽們的心情可以不用擺盪。媽媽也可以有生涯規劃,找到平衡自己與家庭的方法,人生的大餅圖可以隨著孩子的年齡有不同的比例分配。

當孩子還小,需要媽媽時,回家當個「暫時的」全職媽媽。擔心請了育嬰假或離職,就很難再回到職場嗎?以下的數據也許可以給媽媽們一點信心:行政院主計處九十九年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顯示,已婚婦女曾因生育離職的復職率達五五.五%,平均復職間隔六年五個月。

雖然數據顯示了過半數的復職率,但是,媽媽們也不要掉以輕心,從企業的角度來看,「離開職場三年,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如果期間從事非本職的進修,那麼要重回職場的障礙會比較多,」社團法人中華人力資源管理協會常務顧問、前宏達電人資部副總王冠軍說。

離開現有的工作,代表面對未知,人生或許要在另一個跑道上出發,這是一場媽媽生涯大冒險,如何安然度過?想成為「暫時的」全職媽媽之前,專家建議:

◆回家前的三大準備:

1.確認回家當媽媽的動機:

「臨床輔導上,最怕女性是為了逃避工作上的挫折而回家,」呂旭立基金會兼任諮商心理師、曾在企業內從事員工心理輔導工作的陳桂芳說。

帶孩子也是一項專業工作,以「逃回家」的心態,在家裡面對的挫折感不見得比較低。工作與家庭都無法滿足自我,女性容易找不到自己和這個世界的關係,不知道該把自己放在什麼位置,更容易沒有安全感。

確認回家的動機不是逃避工作壓力,而是「照顧孩子」,而且是生涯「過渡期」,除了自己的主觀決定外,還需要和另一伴討論經濟等客觀因素的共識。

2.經濟自主權的安排:

支配金錢的權力,永遠是家庭裡的重大議題。媽媽討論區上,全職媽媽版最熱烈的話題總是「向老公伸手拿錢沒尊嚴?」「全職媽媽像無給薪的台傭?」

就 算老公進化到直接給老婆一張薪資提款卡,避免當伸手牌的尷尬,也不用擔心戶頭裡的鈔票不夠支付家用。但曾請育嬰假半年的楊姵妏(化名)說,遇到百貨公司週 年慶,想買件體面的衣服,還是掏出上班賺錢時存的老本。買自己的東西,自己的奓侈品的需求,花老公的錢心裡就是有疙瘩。

聯合心理諮商所心理師邱惠瑄表示,金錢是權力的象徵,是否自主擁有支配金錢的權力,是尊嚴的問題。

幾 度進出職場的李淑華(化名)就觀察到,女性能夠經濟自主,自尊感會比較高。從小看著是家庭主婦的媽媽長大,聽多了爸爸的叨唸:「為什麼錢總是花的這麼 快?」李淑華認為,當女性被問起「錢花到哪裡去?」也許說者無意聽者有意心,會覺得自己被另外一半質疑。因此,留職停薪在家帶小孩時,家用開銷,想拿先生 的提款卡支付。但如果是自己植牙的費用,她還是會用自己過去賺的錢。

回家當全職媽媽,即使是暫時的,也需要經濟的支持。邱惠瑄建議,和先生談好,將「家用」和「我的費用」切割。即使給了你一張提款卡,也請先生說個金額,做為媽媽專屬的零用金,這筆錢媽媽可以自主花用,想存起來,還是要上課、買衣服或吃大餐,先生都不要干涉。

3.先談好休假制度:

上 班有假日,全職媽媽也要有假日,尤其是請育嬰留停假的媽媽。如果不是打定主意當一輩子的全職媽媽,假日是安排自己再學習的好時機。媽媽可以和爸爸商量,每 週一、兩個晚上或是週末時,請爸爸或家人幫忙照顧小孩,短暫但固定的休假,媽媽可以喘息,也能充電,聽個演講或看個展覽都好,讓自己和社會保持一定的連 結。

◆回家後的兩大調適:

1.自我角色重新的定義:

職場上班,名片上的職稱、公司名稱說明了「我是誰」,但是回家之後,老師和鄰居、媽媽團都稱呼自己是「○○媽媽」,盧培如發現,「我」這個角色在回家後就消失了。

社 會並沒有給媽媽一個位置。陳桂芳表示,回家成為家庭主婦,沒了上會地位,和世界的關係要重新定義,女性必須花一點時間找到自己和這個社會的平衡點。這段 「過渡期」的媽媽角色的定義、工作內容該是什麼?可以從「家人對你的期待」、「自己對自己的期待」權衡後,找到「自己可以做些什麼」的答案,並清楚的向家 人表達。

例如,不喜歡或不擅長煮飯,那麼和家人討論後,有沒有折衷的方式,可以煮的很簡單,也可以偶爾外食,「媽媽該做什麼,不一定要被傳統的角色認知綁住,」邱惠瑄說。

2.重新學習當媽媽:

帶孩子和上班是不同的專業,孩子鬧情緒怎麼溝通?玩具該怎麼收納?陳芳桂認為,「當媽媽」是另一種職能。盧培如就曾因兒子鬧脾氣而不小心打了兩歲兒以一巴掌,事後,她開始勤上親職課程,了解幼兒的身心發展。

剛回到家,不需要勉強當個完美的媽媽。邱惠瑄鼓勵媽媽,給自己兩、三個月的時間,學習如何當媽媽。三歲前可以請育嬰假不是沒有道理,這段時間是親子依附關係建立的關鍵期,這個「過渡期」和孩子建立親密關係,教養工作打好基礎,日後復出職場,媽媽可以少擔很多心。

◆未來生涯的兩大準備:


1.重心認識自己:

工作時很容易被環境拉著鼻子走,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回到家,當孩子上學後,泡杯茶、放個音樂,沉澱心情的同時,也是很好的機會問自己:「在這個時代裡,身為女人,我要的究竟事什麼?」

陳 桂芳說,最怕女人回家當怨婦,如果確立了家庭主婦是自己想要的生活,那麼就該歡喜做甘願受。如果全職媽媽只是階段性工作,那麼時間規劃就要做好,家事之 外,多留些時間給自己。陳桂芳在孩子年幼時,也回家當過全職媽媽,當孩子上學後,每天家事時間控制在一小時內,期他的時間保留給自己進修。

邱惠瑄鼓勵媽媽多參加一些過去上班時無法從事的活動,職業婦女家庭、工作兩頭忙,很難有時間充電,就算勉強擠出時間,也是垂直發展,往自己的專業領域裡頭鑽。

而全職媽媽反而可以從容的參加各種活動,烤蛋糕、手作包、故事媽媽……從這些短暫的經驗裡,可以獲得短暫性的結果,從多元嘗試的摸索中,可以重新認識、確認自己的性向與性趣。

此外,也可以參加各種媽媽團,並多詢問媽媽們之前的工作屬性、工作內容,透過他人陳述的職業圖像,媽媽可以判斷自己未來該走哪條路。

在嘗試各種可能性,替自己找出人生未來的方向時,邱惠瑄建議媽媽,可以以五歲為一個單位,幫自己畫一條橫向的時間軸。三十歲的自己在家帶小孩,三十五歲呢?四十五或五十歲呢?你希望自己的未來在做什麼?呈現什麼樣的圖像?

2.不斷自我學習:


社 會會進步,媽媽如果不想和世界脫軌,即使在家,也要自我學習。可以在原本的專業領域繼續進修,也可以考慮轉換跑道,不論未來的路怎麼走,學習都不能停止, 看報章雜誌、上課進修、拿學位、學語言……都好,「透過學習,媽媽可以發現、展現自我,當個對未來充滿自信的媽媽,而不是整天抱怨『都是家庭拖累我』的媽 媽。」邱惠瑄認為,暫時的全職媽媽可以視為生命的沉潛期,橋接生子前後的兩個篇章。身為現代女性,這段過渡期,進可攻,退可守,未來該衝還是該守,其實比 現代男性還擁有更多的選擇權。

選擇復出職場,邱惠瑄提醒媽媽,對自我成就暫時不要有太高的期待,現實的職場是希望工作者全心的投入,如果你還想兼顧家庭,無法配合加班、不能頻繁的出差及外派,必須放棄很多職場更上一層樓的機會。那麼,學學鴨子划水,也許很緩慢,但還是會前進,總有一天可以划上岸。

(出處:親子天下雜誌30期2011/12/ 聯合心理諮商所 邱惠瑄心理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