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a の 斯宣小品

關於部落格
~ 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
  • 27528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想念 . . . 阿嬤

 回到去年的12月底
跟姐打算過完聖誕節的隔天就去找阿嬤
事發的週末才在家宴請朋友歡慶聖誕節
隔天
大概是前一天太累了
所以
閃到腰一整各痛到爆
一邊掉眼淚一邊整理著行李
終於
熬到了晚上痛到受不了
打電話叫老公早點回來帶我去看醫生


隔天26號中午的飛機
當天早上娘還打電話問我要不要晚點再回去看阿嬤
要我先遵照醫生的叮嚀觀察一兩天再看看
心裡也是有些擔憂

告訴娘已經好多了‚就照原本的計畫
中午飛機回去找阿嬤
好像冥冥之中阿嬤有牽引著我的心意

這一切都好突然
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最後的日子都是娘每天一早去陪阿嬤
也都無法預料阿嬤如此的突然
或者說是我們太沒經驗了

就在我們飛機抵達降落的時候
阿嬤
走了
前一天還打電話給阿嬤
說我們飛機大約兩點多抵達
要等我們!
阿嬤發出微弱的聲音說:
不知道這算不算阿嬤有等我們
說巧合也好
卻選擇去相信阿嬤是有等我們的

飛機落地 (兩點左右) 等待行李的時候
看到來接機的二哥眼眶泛紅
要我們快點說阿嬤快不行了
腦袋空白 心一直往下沉
真的這一天就要來到了嗎 ?
一路飛車的狂飆往阿嬤家去
口中助唸著佛號 希望這一切不要來的太快

巷口遠遠的 . . .
看到舅舅家沙發茶几已經搬出庭院了
儘管覺得腿軟了還是使勁的往內跑去
映入眼前的是
已經哭成淚人兒的娘抱著阿嬤哭
還來不及反應這一切
原來躺在床上還睜開雙眼的阿嬤已經離開人世了
試圖摸著阿嬤的手想要欺騙自己還有溫度
阿嬤有等我們回來
知道我們來找她了
好想抱抱阿嬤
‚但是看之前的書上有提
剛往生的人屬於
中陰身
輕碰觸會使往生者痛不欲生
讓我忍著不敢再抱抱親親阿嬤
也趕緊收起悲痛的情緒
此時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幫阿嬤誦經迴向給阿嬤了

覺得安慰的是
可以最後幫阿嬤做的事
就是幫她淨身換穿壽衣
送她上路去菩薩的身邊聽經去
已經感受不到幾十年來軀體的痛了
因為前一天閃到腰的痛讓我深刻體驗到
平常阿嬤身上大大小小的痛
想想當初三年多年阿嬤被診斷出食道癌
醫生宣判不到半年的存活時間
可是阿嬤的生命力強韌
倒也是平順的度過這三各多年頭
陪伴著我們一千多各日子
多了些好多的回憶錄

也因為這樣
讓我心理對於阿嬤的離開有些釋懷
至少 阿嬤已經不痛了
這是最重要的

娘說 這天也不知怎搞的
就突然想請鄰居來幫阿嬤理個頭髮
理完頭髮後  就順便提早幫阿嬤洗澡
然後餵食阿嬤吃午餐
就聽到阿嬤喉嚨有痰呼嚕呼嚕的聲音
看到阿嬤似乎有話要說卻說不出來
然後 就撒手人寰了 . . .
一切都如此的突然
阿嬤走的平靜也走的沒有任何痛楚
且在自己女兒的懷裡離開
跟人家說睡夢中好走一樣的好臨終

換各角度想想
阿嬤這樣也算是好走
比我們當初想像中的好走多了
原本還擔心阿嬤最後會走到安寧病房這一步
擔心來不及回到自己的家
子孫來不及送終
雖然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慢慢吃不多了
娘說時好時壞 有時候吃多有時候吃少

所以也說不準叫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好
倒是幾乎每天在吐 吐出吃下去的東西
每次打電話回去阿嬤就已經不愛講電話了
其實也是警訊了 . . 卻沒經驗
舅舅也擔心著
是不是阿嬤已經慢慢在清理體內的消化物了
只是這些都藏在心理猜測著 . . .

當初
還思忖著等葦葦的英文課上到一段落再請假
所以  一直拖延著 . . .
前一天大家還在商量著 要讓阿嬤裝鼻胃管
 看可否保持體力拖延著


那些日子每天一早就帶著葦葦去阿嬤的靈堂
幫阿嬤誦經
阿嬤生前最愛聽佛經了
也圓了阿嬤最後的願望就是幫她做蓮皇寶懺
請了七位師父來幫阿嬤念經
外加我們這些子孫跟子女
一心想著的就是希望阿嬤能跟隨著菩薩去修行
修完了這一世的功課 一切好走


心中一直好想找機會跟阿嬤
最後說我好愛她
終於在入殮的那天  情緒全部發洩出來
對著阿嬤說
我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妳
希望她能感受到我們所有人對她的思念
這份思念從此就放在心底
如果有另外一個世界
由衷的祝福阿嬤好命去

儘管 現在已經沒辦法像以前一樣跟阿嬤閒聊話家常
心中不免有些唏噓
但是回想起阿嬤都是十月份回去找阿嬤
跟阿嬤相處的歡聲笑影
我想 這就夠了
阿嬤也感受不到身體的病痛
這是最重要的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